我的家风故事:父亲和我

建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7-05-15 发布机构:建瓯市人民政府 作者(文号):作者:房道村党支部书记 雷泽金 房道镇纪委征集选送 浏览数:
  • 【字体:


    父亲离开我们快20年了,但父亲的教诲,他老人家平生对勤劳、与人为善、友睦乡邻祖训的践行,叫我这一生都不敢忘怀。


    2000年,父亲已经63岁,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劳碌一辈子的他再无衣食之忧,但勤劳肯干的父亲仍闲不住。当时镇里的环卫所因清理街道垃圾工作缺少环卫工人,他报名去环卫所当了一名环卫工。环卫工都是凌晨两点就得起床,将街道垃圾清扫后装上拖拉机运走。房道是有名的竹镇笋乡,三月份是春笋上市的繁忙季节,收购春笋的商户产生大量的笋壳垃圾需环卫工清理干净,工作量之大难以想象。儿女们总是劝说父亲“都这把年纪了,这么累的活就别去干了”。他总是说“身体好着呢,吃得消,你放心,环卫所很需要人,如果我不去了,环卫所临时找不到人,这么多垃圾不清理掉,街道多难看”。


    三月的一天,父亲与往常一样早早起床,随开垃圾运输车的师傅上街扫垃圾。到中午时分还未结束,筋疲力尽的他还要爬到车上装填笋壳垃圾,这时驾驶员却突然开动车子,致使父亲从车上摔落,后脑勺重重的着地,紧急送往卫生院救治。我们子女赶到,父亲还意识清醒地跟我们说“没事没事,是自己不小心摔落的”。随即父亲的头部开始剧烈疼痛,他痛苦地叫着,很快鼻血流个不停,昏厥过去,这一昏,父亲就再也没有醒来。在送往市立医院抢救途中,我一直握着父亲的手,泪流满面,父亲总是把错往自己身上推,一点都不怪罪别人。动完颅脑手术,在ICU病房救护十多天,父亲的病情仍然没有好转。镇里组织的职工捐款也已用完,已经无力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在医院下发病危通知书的第三天,按照农村的风俗,在氧气辅助下,父亲被接回老家。也许因为回光返照,昏迷多天的父亲在弥留之际流出了两滴泪花,那两滴泪水深深的敲痛我的心,痛苦和内疚永远伴随我至今。


    在那个有大闹大得,小闹小得,不闹没得现象的年份,家族的人们和兄弟姐妹们都说要向政府讨个公道,不然不下葬。可是想想父亲时常说的“政府也不容易,不要跟政府添堵生乱”,我们去闹了,即使得了一笔丰厚的补偿金,又如何?能换回父亲吗?咱们这样去闹,父亲如泉下有知,又如何能够安心?即使闹回一笔补偿金,这父亲用生命换来的钱,我们如何心安理得?每用一分钱都会沉浸在失去父亲的悲痛之中,还是让他入土为安吧。


    年仅63岁“身体好着”的父亲,就这么突然地离开了我们。走过父亲劳作过的田间地头,无处寻找父亲往日的身影。父亲只是千千万万普通农民之一,勤劳朴实,虽然没有高深的文化,识得的几个字还是在乡成人教育扫盲班学到的,但他对为人的本份却明明白白,经常跟我们讲述雷氏祖先口口相传的族规家训,以及际村杨荣家训、杨氏先祖杨震“四知堂”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拒收黄金的故事。


    1937年出生的父亲,年少时饱受旧时代的苦难,也充分感受新中国带来的变化,他内心里充满着对伟大领袖毛泽东淳朴的敬爱,对中国共产党怀着无比感恩的情怀。每次听到周围有的人抱怨政府、叫苦叫难时,我的父亲总是发自肺腑地说:“共产党政府治理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确实不容易。我们的日子不是已经一天一天变好了吗,还有什么对政府不满的呀?旧社会有多苦,你们知道吗?我是经历过的,我知道!那才叫真的苦!” 正是父亲的这种知足感恩、豁达大度支撑着我们的大家庭度过那个艰苦的时代。


    父母育有我们兄弟姐妹5个,上有奶奶,全家8口人,家里仅有父母、大哥在生产队劳动换工分。生产队“双抢”夏收夏种,稻谷在田里用打谷机打好后,装上箩筐,挑到队部,称重量记工分。精明点的家庭,在箩筐里淋水,或者干脆整筐都浸到水中加重好多得工分。父亲坚决不干这事,他说“你们做人要诚实,这种欺骗集体的事千万别干。你们看,好好的干谷两天就可以晒干,浸水后5天都不会干,队里要多费不少的晒谷工夫呀,你们的母亲也在队里晒谷,队集体损失,她们的工作量也大呀”。 后来,包产到户了,为了多交公粮,父亲多包了十几亩山垄田。且不说播种、插秧、收割、翻晒要比别人家多忙上大半个月,最后交公粮是最苦最累的差事了。四五千斤干谷公粮,收公粮的粮站有一段长长的陡坡,手板车上要装四个大箩筐,大箩筐上还要压上四个大麻袋,一板车起码上千斤。每到交公粮,身材矮小、瘦弱的父亲拉着比他高出许多的板车,在前面埋头使劲地拉车,我们几个孩子在后使劲推车,一步一挪地一趟趟地把几千斤粮食拉到高高的坡顶。那些年,白天父亲带着兄弟姐妹们到田里劳动,晚上五个孩子们就睡在母亲用稻草铺成的床垫上,松松暖暖的,还散发着稻草的芳香。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每闻到稻草的味道,都会想起那段姊弟们一起拥睡稻草床的童年时光,那段有父亲引领着我们的辛酸而坚韧的流金岁月。


    贫乏的生活里父亲从来没叫过苦没喊过累,但没上过学的父亲对我们姐弟的教育却苦在心里。小时候,因为家庭困难,家中5个孩子,都很迟才上学。哥哥姐姐们小学还未读完,就被父亲叫到生产队劳动“换饭吃”了,所谓“换饭吃”就是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不计工分,队里只管他们三餐而已。只有排行最小的我,坚持读到初中毕业,家里就再也无力供养我读书了。辍学在家,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读完高中,考上大学。每次父亲看到我对同学流露出的羡慕眼神,他总是叹着气说:“是爸爸没办法供你上学啊”。 读书,成为父亲和我永远的遗憾,一个难圆的梦。但是父亲终其一生教给了我最重要的安身立命的能力和品格:艰苦朴实,胸怀宽广,乐于助人,坚忍不拔。他常挂在口边的雷氏家训“勤能补拙,瘦土出金;仕则清廉,民则贤德;务实正业,友睦乡邻;身心清正,刚直为人”,我把它深深地铭刻在心里。


    父亲,您知道吗,有了您的教诲,我明明白白做人,坦坦荡荡做事,1999年我入党了,2003年我开始当上一名村干部了,为咱们乡邻办实事。从团支书、民兵营长、出纳干起,林业员,文书,党支部宣传委员、组织委员,到2012年担任党支部书记。


    父亲,您知道吗,组织推荐我到“福建电大”攻读农村行政管理专业,我多么珍惜这个机会。 2010年度我获得了福建省“电大”“三好学生”和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希望的田野”奖学金。父亲,您没有遗憾了吧。


    “公生明,廉生威”!“其身正,不令则行。其身不正,虽令难行”。一转眼过去5年,5年来,我的办公室内高悬“己不正者,何以正人;表里不一,何以服人;口是心非,何以育人;以己之昏昏,焉能使人昭昭。”的名言。不断的警示自己,正直做人,公道办事,何其重要!“沒有政风正而天下道德不正者,也沒有政风不正而天下道德之风正者”。农村行政工作亦是如此,只要当权者道德之风正了,农村乱象自然就少了。在农村,村支书就是班长,带头表率作用明显。又是顶梁柱,柱子如果歪了,村委会的大厦就难以支撑。一段时间以来农村有的地方选举乱象频发,花钱买票,请客送礼。但我坚持不论是换届选举还是村里建设工程,不送不收是原则。用勤勉工作,人格魅力来换取党员群众的支持是底线。这两届支部换届选举,我都高票当选。5年来,村里地块建起30亩小学新校区,盖广场、建公厕等一系列惠民工程,房道村旧貌已经换新颜。如今,我时常对妻子儿女们说,“衣食无忧便知足,不义之财不可取”。这辈子要求不高,能让自己坦坦然然的睡个安稳觉就行。


    是我的父亲,我的家风成就了我,是组织教育培养了我。脚踏实地,干好农村的每一件工作,为百姓谋取幸福就是最好的诠释。(作者:房道村党支部书记 雷泽金 房道镇纪委征集选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