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寿平与芝城

建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7-04-09 发布机构:建瓯市人民政府 作者(文号):来源:闽北日报 作者:邱冬勇 赖少波 浏览数:
  • 【字体:

  

 

  
  
  

  

来源:闽北日报 作者:邱冬勇 赖少波 



  清朝顺治五年四月初四(公元1648年4月26日)清晨,地处福建咽喉之地的建宁府城再次被清军攻陷,屠城。


  根据史料记载,建宁府城十万明朝遗民以死明志:“敌人乘早雾登陴,建人惊觉,各归纵火焚其居,先聚妇女于其中,俟焰炽,然后以身跃入。虏绐曰:勿纵火,当全汝辈命。其人若不闻,焚身犹挺立”。


  如今的建瓯市临江门、通济门一带,几乎是建瓯最繁华的地方,早已不见当年的惨状。随着建瓯七里街新区的开发建设,通济门旁的水西大桥成为建瓯城区通往新区的枢纽要道,每天车水马龙,摩肩接踵。管葡市场与通济门隔路对望,一边是世俗的喧嚣,一边是历史的沉默。每到夜晚,水西桥及江滨路霓虹闪烁,只是当年的金戈铁马,隐逸在夜色的浪漫中,在现代化的生活中消失殆尽。每天破晓,来自各地的小贩就会挑着青菜到建瓯城区的大市街和管葡路一带售卖。借着微黄的灯光,各色早餐店也开门营业,有建瓯特色的豆浆粉、“对门粿”等,自然也少不了油条稀饭,生活的气息充盈着街巷的每一个角落。


  顺治三年八月廿一日(公元1646年9月29日),清朝征南大将军博洛率军从建宁府通济门进入芝城,这是清军对芝城的第一次占领。不到一年时间,顺治四年的夏天,明朝故将王祁率众赶走清军,拥立明宗室郧西王朱常湖进入芝城。当时隆武政权已经覆灭,朱常湖和王祁就在现在的建瓯城内建立临时政权,组织抗清斗争。期间,福建莒州洞抗清武装李长蛟等进入建宁府,击毙驻防建宁府的清朝总兵李应宗和副将曹允吉,擒杀清建宁知府高简等人。


  顺治四年七月间,闽江上游农民配合抗清义师围攻福州,福州城内举火响应,焚烧鳌峰状元亭。东关外三十六墩,被清兵焚掠殆尽。这更加激起八闽人民的反清斗志:“于是四方义师俱起,八郡同日发,城中坐困。”


  “故闽省虽云已入版图,较之未入版图之地,尤难料理。”新任福建总督陈锦在给顺治皇帝和多尔衮的奏疏中写道。恼羞成怒的清朝统治者调集江西、浙江和广东的清军一同围攻建宁府。


  明末清初史学家全祖望《鲒埼亭集》中记载:“戊子三月廿一日起,清军遂攻建宁。王(王祁)将军每日必出战,每战斩馘甚多,将军首尾与敌角,共一十四日”。


  顺治五年四月初二(公元1648年4月24日),王祁在建宁府宁远门关圣庙附近被流弹击中,“遍身焦烂”,但他没有投降,一直坚持战斗。清军劝降不成,炮轰临江门、朝天门。四月初四日清晨,王祁受伤后第三天,建宁府城失陷,清军从朝天门、临江门、通济门等处涌入芝城,明军和清军展开了惨烈的巷战:“短刀夹长戟,格斗血成渠。烈火复四起,烟焰达街衢”。后来王祁力战不敌,不幸被清军俘获且残忍杀害。明朝宗室郧西王朱常湖等人也在混乱中战死。


  而根据明末清初吉阳人葛应忠的记载,清军进城之后,“一时哭声震天,凄惨之状万笔难写”“城厢各处堆满尸骸,其未曾出门之老人小孩焚死屋内者遗骨山积。时正初夏,天气炎热,陈尸腐体臭气难堪”“间有半生未死者,已是有手无足,有足无手,约一、二百人。幸能全存者亦不过二、三百人。大劫之后,饥困难堪,数日后又复死亡大半”。


  清军除了屠杀郧西王的幕僚外,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也进行惨无人道的屠杀。民国十八年版《建瓯县志》记载,清军进城后,“血刃三日,不问首从皆屠之”。


  在这次屠城事件当中,有一名来自江苏常州的15岁的秀气小男孩,明朝覆灭后,他随着父亲恽日初和两个哥哥辗转各地,最后一同加入王祁的抗清队伍。小男孩的大哥恽桢在率兵攻打浦城的时候,因战事失利而战死疆场。后来战事更加紧急,新任闽浙总督陈锦率领数万清兵自浦城仙霞岭围攻建宁府城,城墙被攻破,清军屠戮众生。在他的描述里,当时的战争场景是“身居围城里,矢石交体肤。杀声动天地,拒守百余日”,战况十分惨烈。


  父亲恽日初受命出城请援兵,幸免于难,小男孩和二哥恽桓一同在黄华山下被清军俘虏。牢狱中的生活总是单调而烦闷的,时不时还要遭受狱卒的无情虐待。为了发泄心中的烦闷,无聊的时候,这名小男孩就蹲在地上画画,只见这名小男孩画什么像什么,画的动物栩栩如生,画的花鸟鱼虫仿佛会蹦走跳跃。


  这名男孩原名恽格,后改名恽寿平,世称“恽南田”,是“清初六大家”之一,他开创了没骨花卉画的独特画风,是著名的常州画派的开山鼻祖。


  也许是命运之神开的玩笑,陈锦的妻子看到恽格画画惟妙惟肖,“特释之出”,“见其丰神秀朗,进退从容”,不免喜爱有加。陈锦夫妇就收恽格为义子。此后四五年的时间里,恽格被迫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他的真实身份,却一直被隐瞒着,直到他在杭州灵隐寺见到他父亲的那一刻。


  陈锦在征战途中被刺身亡,其妻子偕领养的恽格到杭州灵隐寺为陈锦超度亡灵。在一场又一场的诵经法事当中,恽格认出了多年不见的父亲。此时父亲恽日初因为兵败心冷,隐居山林,不再从事复明活动,且原为清朝“钦犯”,在众多清朝官吏参加的“法事”活动中,不便表明自己的身份。


  陈锦无后,恽格是陈锦唯一的养子,本可继承陈锦的万贯家财。但是恽格一直记着,自己是明朝的遗民,在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后,毅然决定脱离被领养的状态。在和父亲暗中见面后,由灵隐寺的住持具德和尚出面,劝陈锦的妻子让恽格出家。具德和尚是当时杭州一带知名的高僧,开坛讲经时,往往是万人云集,有他出面协调,一般人都不会拒绝。


  从此以后,恽格隐姓埋名,在灵隐寺服侍父亲。常年靠卖画为生,晚年穷困潦倒,58岁就去世。去世时,仅留下一名5岁的儿子,由友人王翚帮忙收敛安葬。


  芝城被屠31年后,即公元1679年,清康熙十八年,戏剧家王忭以恽寿平少年时期的遭遇为题材,谱成《鹫峰缘》传奇,让伶人传习,一时间远近闻名。


  恽寿平毕竟是幸运的。公元1648年的那场大火,不知烧掉了多少类似于恽寿平这样的,身怀理想抱负的青年。又有多少还没开始的梦想,在野蛮的屠刀下来不及绽放就化为泡影?


  南明永历十六年、清康熙元年正月(公元1662年2月),郑成功率领福建子弟兵以南明朝廷的名义收复了被荷兰人占领的台湾。


  消息传到闽北,建瓯人群情欢动。为了祝福那些追随郑成功远征的亲人,建瓯人举起象征军旗的毛竹,盘上五彩的丝带,“挑幡”自此成为闽北历史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们以这种特殊的娱乐方式,含蓄地表达了对远方亲人的思念,也抒发着他们对南明旧梦的挂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