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之源头“冶城”在瓯“十考”(上) 

建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6-12-28 发布机构:建瓯市人民政府 作者(文号):赖少波  浏览数:
  • 【字体:
  

  
  
  
  
  
  
  

  

  

建瓯市方志委  赖少波

 

缘起: 

     

  自古以来,传统史学家都认为福建历史上最早的都名、最早的城名和最早的县名,甚至最早的传统标志性产业都和“冶”有关,“福建首邑”即以“冶”为名。那么,这个“冶城”究竟诞生于何时、出现于何地?

 

  2015年第4期《武夷文化研究》刊发南平市政协副秘书长李子《“冶城”新解——福建文明的源头之探》一文,认为“商周起闽江之源这片土地就进入了一个文明古国,古闽国以领先于世的冶铸之技享誉华夏,古闽国的都城因此叫冶城,都城址设建瓯一带,是为福建第一城。”笔者完全赞同李子的观点,闽之源头、福建首邑“冶城”就在建瓯。本文拟从建置、地名、文物、文献、交通、地理、商贸、金融、文化、军事、方言等十个层面再作一个比较全面系统的专题解读与阐释。

  

  一、倒推建置考证法:建置沿革里的玄机

     

  建瓯历史悠久,东汉建安初年(196 年)设建安县,是一座有着1800多年建县史的历史文化名城。东汉献帝建安八年(203年),贺齐进兵建安(今建瓯),立都尉府。当时整个福建均属于会稽郡,会稽郡下分东、南二部都尉,闽疆为其南部都尉,而南部都尉的都尉府就设在建安(今建瓯)。汉末三国吴景帝永安三年(260年)设立建安郡,统辖全闽。建安郡(260-618年),是汉置闽域第一郡,在历史上存在长达300余年。因为当时建安郡郡治设在建安(今建瓯),建瓯因而成为福建历史上最早、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座“省会”城市。

 

      唐武德元年(618年),撤建安郡,设建州;唐武德四年(621年) 正式将建安(今建瓯)设为建州州治。建州(618-1162年),是唐朝在福建设置的五大州中时间最早、面积最大的州,历时500余年。唐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始从福州、建州各取首字,置“福建经略使司”,统管全省的兵民事务,福建之名由此而始。

 

      唐末五代后晋天福八年(943年),闽主王审知之子王延政在建州称帝,以建州为都城,并兴建宫室,构筑楼台,盖太和殿,修五凤楼,铸大铁钱,诏行一方。建州(今建瓯),因此被称为“闽国古都”。

 

      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 年)升建州为建宁府,建宁府(1162-1913年),经历宋、元、明、清、民国五朝,长达750余年,是八闽大地上先后设置的八个府中最早设置的一个府,素称“八闽首府”。北宋治平三年(1066年),划出建安、建阳、浦城三县的部分地域设置了瓯宁县,与建安县同驻一城。北宋熙宁三年(1070年),撤消了瓯宁县。北宋元佑四年(1089年),又划分建安县西北十二个里重置了瓯宁县城。自此开始形成了建州(建宁府)衙门、建安县衙门、瓯宁县衙门,“一州(府)两县三衙门”同处一城的行政格局。

 

      综上建置沿革可知,建瓯在历史上先后成为闽之第一郡(建安郡)、第一州(建州)、第一府(建宁府)及闽国帝都的政权所在地,在历史长河上持续千年,一直是闽疆的政治中心。由此往上追溯,我们顺理成章地倒推出一个结论:冶在建瓯!只有冶在建瓯,才能顺理成章地解释之后发生的:闽之第一郡(建安郡)、第一州(建州)、第一府(建宁府)及闽国帝都的政权所在地设在建瓯这一系列的历史存在!我想,正是因为冶在建瓯,才顺理成章地造就了此后千年建瓯如此辉煌而厚重的政治中枢之位。否则,我们就无法解开这道历史的方程和疑惑!

 

  二、倒推军事考证法:军事里的玄机

     

  楚汉相争之时,无诸佐汉击楚有功,被汉高祖正式册封为闽越王。闽越王无诸去世后,其之子郢继位后,与其弟余善不断扩大闽越国的势力,东击东瓯,南欺南越,把闽越的触角北延江浙,南伸两广,并“筑六城以拒汉”,把闽北构筑成反叛汉廷的顽固阵线、攻防堡垒和轴心据点。此“六城”分别为浦城的汉阳、临浦、临江城3个、建阳的大潭城1个、邵武的乌坂城1个、崇安的古粤城1个,此六城均为军事堡垒,环绕拱卫的中心便是建瓯,建瓯在闽的军事地位可见一斑。

 

      汉武帝元鼎元年(公元前110年),汉军南征,“虚闽地而治之”,闽越民众“遁山而逃”,首选之地当然是商周以来冶铸业和农耕业就已相当发达的文明中枢建瓯,这在《建宁府志》和《建瓯县志》等史志典籍上均有明确的文字记载。建瓯独特的地理优势和人文积淀,给闽越遗民看到薪火和希望,并迅速重新凝聚和组建起自己的部落中心——“冶城”。

 

  此后,“冶”的顽强和生生不息得到了朝廷的重视和认可。据文献记载,东汉建安初年(196年),汉献帝特别用皇帝年号命名“建安县”,我们可以理解为是为 “冶”正名,既中止了建瓯自古冶县之名(史料中冶县之后没有下文),也寄寓了汉廷对闽地从此安宁的愿望。东汉献帝建安八年(203年),贺齐进兵建安(今建瓯),因建安地处当时闽北的中心腹盆,地理位置显要,故而“会稽郡南部都尉府”设在建安县。都尉,用现在的话来说,即军区。贺齐为首任会稽郡南部都尉府都尉,统领全闽的军政事务。“会稽郡南部都尉府”遗址在原建瓯市人民政府办公大院(今御花苑居民小区),这一带至今尚保留着都御(尉)坪和旗山(齐山)的古地名。

 

  下面,我们用倒推法来演绎这段军事历史轨迹:从建瓯保留至今的古地名都御(尉)坪和旗山(齐山),到贺齐在建安(今建瓯)担任首任会稽郡南部都尉府的都尉,统领全闽的军政事务,再到闽越王在国境线上“筑六城以拒汉”,拱卫闽北中枢之地古邑建安(今建瓯),从这一系列的军事历史事件上,我们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闽之源头,“冶”在建瓯。

 

  三、倒推交通考证法:交通里的玄机

     

  建瓯位于闽江建溪干流,地处崇阳溪、南浦溪、松溪的交汇处,是闽北地区唯一能直接通航到福州的一条黄金水道,闽浙赣三省的交通要冲。建溪是建瓯境内最大的河流,更是建瓯的母亲河。早在汉末三国东吴在瓯设建安郡治之际,西门外大洲就已兴起造船业,终年通航木帆船,为水运发展提供有利条件。明代郑和下西洋所用船只主要是在建瓯取材和建造,可想当年建瓯造船业已相当发达。与此同时,建溪上游松溪、崇阳溪、南浦溪三条河流,经过历朝多次疏通,提高了航行速度、航运载量,也极大地增加了航行的安全系数。

 

  建州港口(今芝城港),是历史上闽北、甚至福建全省最大最重要的内河港口之一。原系自然港,自唐代(804年)以来先后有临江、通济、东门(含通仙门及南门洲)等船舶处(码头)。清道光年间,福州马尾辟为通商口岸,芝城港亦日趋昌盛。江西、浙江部分毗邻地区及县内进出物资均在此转运。江西、浙江、福州、永泰、闽清等地木帆船在此靠泊,港口盛极一时,日常各码头汇集船舶达千艘以上。

 

  建瓯虽地处山区,但建瓯南至南平、北至浦城、东至松溪、西至建阳的四面八方,均辟有驿道,可畅行无阻。特别是明清之际,河运繁荣,陆路昌盛,成为闽北乃至福建的水陆交通枢纽、物质集散地。

 

  建瓯不仅是闽北的交通中枢,更是众县环绕护卫的“闽北中枢”和“金瓯腹地”。综观闽北区划,因为相比于一线的浦城和武夷山,建瓯在汉武灭闽越的战争中属于前线的后援地和根据地,比不得前者饱受炮火焚毁,哀鸿遍地,建瓯是闽北的中枢腹盆、金瓯宝地,外部力量很难使其伤筋动骨,很容易在短期内复元。因此战后她最易招引闽越民众“遁逃山谷者频出”而集聚,同时这一带商周以来就是闽山建水的文明之根,也闽越遗民最有凝聚力和向心力的核心之所在。这就是中央会空降一个“建安”年号给建瓯的最关键的区位因子,这也是建安比汉兴、南平更胜一筹略、领先一步,从建县之始就能一直成为闽北和全闽政治中心的所独占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根基所在。

 

  四、倒推地理考证法:地理中的玄机

     

  汉献帝建安初年(196年),分侯官北乡建立了三个县:建安县(今建瓯县)、南平县、汉兴县(今浦城县)。寓意为:“建安初年,平定南疆,汉室复兴”。据史料记载,虽然是同一年,但南平、汉兴设县略迟于建安,建安县(今建瓯)是福建历史上最早设置的县,而且是用当时汉献帝的年号“建安”直接命名的,建瓯既得“首个县份”又得到皇帝特殊恩荣,这一绝非偶然。

     

  建瓯具有相当优越的地理位置。地处东经117°58′45″-118°57′11″,北纬26°38′54″-27°20′25"之间。从纬度位置上看,建瓯地处北半球的低纬度地区,由于全年的太阳高度角度都较大,因此热量相当丰富;从海陆位置上看,建瓯距海较近,东距太平洋的边缘海域——台湾海峡只有一百多公里,受海洋的影响明显,因此降水也相当丰富。所处的这种优越的纬度位置和海陆位置,也就基本决定了建瓯相应地形成比较典型的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四季温暖潮湿;年均气温18.7℃,年降水量1664毫米。建瓯的这种四季温暖潮湿的亚热带季风气候,进一步为当地各种动植物的生长和繁衍,提供了一个极其理想的水热条件。

 

  市境大部分处闽西北中低山丘陵,属武夷山东延余脉,东部处闽东山地,为鹫峰山西坡。松溪、南浦溪汇入建溪流贯中部,是远古以来两溪汇流的冲积小平原。在以江河为通衢的时代,河脉就是人脉,江河史就是文明史,再加上建瓯土地膏腴,四季分明,雨量充沛,是一个自然生态特别优越的环境,森林覆盖率长期都保持在80%上下,是全省乃至全国的“生态绿都”。

 

  良好的地理优势造就了丰饶的物产,也诞生了灿烂的古代文明。建瓯因而成为早期人类聚居地和商品集散地,为“冶都”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五、倒推商贸考证法:商贸里的玄机

     

  建瓯自古雄居闽北中枢,水陆交通便捷,水运尤其发达,长期以来成为闽浙赣三省的交通总衢,各地各类物资在这里集散,南来北往商旅不绝,渐至万商云集、百业俱兴的繁荣景象,从而促成了历朝历代物华天宝的空前盛况。

 

  商周时代,建瓯的陶器制造已较普遍。至今在建瓯已发现的先秦文化遗址即167处,出土了数以千计的各类陶器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充分展示了建瓯的先民们早就在这块土地上开发生产、繁衍生息。

     

  三国时期,建瓯的造船业已较发达。据《三国志》记载,建瓯当时已成为孙吴南部最重要的造船基地。此后,历代造船业日益发展壮大,据考,建瓯西门外大洲曾为当年的船只修造中心,以制造双尖雀船为主,亦造大小舳板、方舟。迄至民国,造船业仍相当兴盛。

     

  东晋之时,建瓯的制砖业已颇具规模。从不少已出土的文物考证分析,当时建瓯已能烧制出印有图案花纹、做工考究的梯形墓砖,充分显示了早在一千五百多年以前,建瓯的先民们就已经开创了福建经济发展史上又一个高潮。

     

  唐代,建瓯的港口码头就已形成,内河航运进入了规范化运营。历经宋、元、明、清几代的繁华,至鸦片战争后,福州马尾港被辟为通商口岸,建瓯水运更是盛极一时,日常停泊、汇集的船舶达千艘以上,从而使建瓯成为闽北,乃至闽、浙、赣三省各地大批物资的集散地和转运中枢。

     

  宋代,建瓯“北苑”御茶园所产的龙团凤饼诸茶,成为终宋一代的最高茶品。其实,建瓯植茶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202—300年的战国末期和秦汉初期。至唐中叶,建瓯已盛产茶叶。尤其在宋代,建茶更是精益求精,一时名冠天下。与北苑茶相匹配的是原产于建安县(今建瓯)独特的北苑茶具——“建盏”,又叫“兔毫盏”,是黑瓷的代表,中国宋代八大名瓷之一。它不但是宋代皇家的御用茶具,而且问世后,很快便驰名海内外,其中的精品,日本人更是将她奉为“国宝”。

     

  元代,建瓯的丝绸生产就已驰名中外,世界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途经建瓯时曾盛赞其城“盛大雄华”、“商贸发达”、“盛产生丝,并制成各种色彩艳丽的绸缎,行销各地”。

     

  明代,建瓯的书商就已能使用铜版活字印刷,所刊行的书籍,时称“建版”。至今尚有一部当年的“芝城铜版”蓝色印本流传于世。

     

  清至民初,建瓯的商贸业和手工业均已十分发达。建瓯的杉木、笋干、香菇等土特产品经销商纷纷在上海、汉口、福州等口岸设庄,将一批批大宗的土特产品不断地运销全国以及海外各地;建瓯的酿酒、染布、缝纫、竹器、刀剪、纸伞、棕具、小五金等手工业也在外享有盛名。其中,郑邦杰创制的“才”字号和“十”字号剪刀,还曾获国际商务局在新加坡召开的手工业品评比竞赛会金质奖。詹金圃茶庄的茶叶获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奖。此外,还有传统土特产品,杉木、板鸭、笋干、锥栗、香菇、泽泻等等,这些都可能成为建瓯先民们经营的大宗外销商品。

     

  显而易见,建瓯的传统产业及其土特产品如同一部异彩纷呈、高潮迭起的历史长卷,它的绚丽光华,正是建瓯古城作为闽之首邑辉煌灿烂历史轨迹的最有力的诠释和佐证,我们足可从中一斑见豹,感受和体验到建瓯远古商贸的雄华盛大!用倒推之法,我们也只能得出一个答案:冶在建瓯,只有这样,才能合理的解释发生在闽疆中枢建瓯如此波澜壮阔的一幅生生不息的商贸现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