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昭日月焕光华--记唐代建州刺史陆长源

建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6-06-29 发布机构:建瓯市人民政府 作者(文号):来源:建州报 作者:黄明和 浏览数:
  • 【字体:










    “令我州郡泰,令我户口裕,令我活计大,令我家不分,令我畜成群,令我稻满囤……”这是古建州老百姓自编自唱的一首赞扬一位清官好官的颂歌。这首歌在唐朝的晴空丽日下唱起,串起宋元明清鲜活的音符,一直唱到今天,依然回响在闽北的山川大地上。在这高亢的旋律伴奏中,仿佛还裹携着句句悠远而清晰,抒怀激烈,掷地有声的诗语:“大道本夷旷,高情亦冲虚。因随白云意,偶逐青萝居。青萝纷蒙密,四序无惨舒。馀清濯子襟,散彩还吾庐。去岁登美第,策名在公车。将必继管萧,岂惟蹑应徐。首夏尚清和,残芳遍丘墟。褰帏荫窗柳,汲井滋园蔬……”随着这抒情言志诗声的由远及近,诗人的身影也穿越了时空的隧道,从历史的幕后走向了现代的舞台,给观众展示出其人生最光彩照人的一页。他就是唐代建州刺史陆长源。


    陆长源,字泳之,唐代吴(今江苏苏州)人,天宝中为太子詹事,能作诗,善书法,行书代表作《玄林禅师碑》等。唐建中元年(780年),到建州任刺史。


    这是他一生中最值得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他施展政治抱负最畅快淋漓的一页。


    扩大城域,建设州城。今天的建瓯从东汉末年的建安县修建子城开始,到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改建安郡为建州,几百年间城墙不断移动,里程长短不等。陆长源到建州任刺史后,第一个大手笔就是按照州城的建制和规模对城区进行了全面的规划和建设。在原有城区的基础上拓建城墙,使城区的面积成倍扩大。新建的城垣长4.7公里,高6.5米,阔4米,设城门9个:南称建溪门(后改称南门、广德门),东南称资化门(后改称长桥门、道仙门),西南称建安门(后改称市门、管门),东称宁远门(后改称高门),东南隅称道安门(后改称卷秋门、政和门、东门),西称水西门(后改称平政门),水西之东称西津门(后改称万石门、西门、威武门),西津之南称临江门,北称朝天门,实现了州、郡合一,基本奠定了建瓯城池格局。


    发展生产,调整赋役。在抓好州城建设的同时,他依据建州幅员辽阔、土地肥沃、物产富有、百姓勤劳等优势,制定了一系列开辟田地、种植农桑的优惠政策,一时间老百姓从事农业生产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农副产品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富足局面。为了使这些产品得到及时的流通和交易,他还采取了许多措施在人口相对集中的地方建设贸易市场。随着市场交易的日趋红火,需大于供的格局又拉动了生产的快速发展,形成了良性循环的态势。为了能保护百姓农业生产的积极性,使生产力得到更好的挖掘,他对过去沉重的苛税进行了改革,不仅降低了农业税,而且还与其它的税种进行平衡,一改以往主要赋税都来自农业的不合理做法,大大激发了农民的生产热情,农业生产连年迈上新台阶。为解决田有人耕、老有所养问题,他还对兵役制度进行了改革,采取从兄弟多的家庭中动员选送兵员,凡服兵役的家庭,由州治给予适当的经济和物资补偿。这样,既拓宽了兵源渠道,又解决了有人无田耕,有田无人耕的问题。整个建州出现了社会秩序良好、农业迅猛发展、它业齐头并进、百姓安居乐业的繁华景象。


    设置乡学,广开教育。他一反历来统治阶层对百姓的愚民政策,从孔子的“性相近”的人性论中吸取精髓,认为人接受了教育才能变成更聪明能干,对社会才能做出更大的贡献。所以,他不仅竭力支持已有的公学扩大规模,还在有条件的地方设置乡级公学,从行政经费上给予积极支持。同时还坚持两条腿走路,鼓励私人办学,努力扩大接受教育范围。一时间建州的学堂如雨后春笋遍布城乡,形成“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的感人场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喜人局面,为建州的教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正是从这时起直至宋代,建州的教育进入了鼎盛时期,出现了进士连榜,状元接第,名儒辈出的繁荣景象,被世人誉为“海滨邹鲁”,其功德真可谓昭日月而伟天地了。


    力倡廉孝,出新风尚。在他执政期间,无论是对官吏衙役还是平民百姓,他都倡导“兴廉举孝,敬礼耆艾”。也就是要求做官的应该大兴廉洁自律,洁身自好之风。而百姓则必须提倡以孝为先、以孝为重之习,推进社会形成尊老爱幼、邻里和睦的良好风尚。这样,贪官没有了,老百姓心里就不会有怨气;孝悌之心形成了,老人就会老有所养、老有所乐,也就不会心生怨恨了;老人心情舒畅了,就会全身心地照顾和教育好幼儿,使他们从小就能受到良好的传统文化熏陶,懂得礼义廉耻,成为社会的有用之人;这样社会就和谐了。他的这种施政理念,得到了上下的普遍认可,并得到顺利推行。因此,在他主政期间,整个建州大有“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尧舜之风。


    由于在主政建州中政绩卓著,朝廷又派他到局面混乱的汝州任刺史。到汝州后,也准备用法规来整顿涣散的军纪,不幸在一次兵变中为乱军所杀。


    陆长源走了,连自己都不明不白地就这样走了,这是他人生的最大缺憾,也是历史的一大遗憾!当然,人间自有公论:唐朝廷接到报告后,感念他的政绩,下诏授予他为节度使,赠封尚书左仆射。建州人民获悉这一噩耗后,更是悲痛欲绝,举城哀悼,自发地将他的亡灵祭祀在城隍庙上,以作永久纪念。


    “---达者贵知心,古人不愿馀。爱君蒋生径,且著茂陵书。”他终于唱完了《酬孟十二新居见寄》的诗篇,用热血和盛名书写了自己的人生初衷。(来源:建州报 作者:黄明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