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金圃茶庄”兴衰事略--访詹氏第五代传人詹丽娟

建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6-06-12 发布机构:建瓯市人民政府 作者(文号): 浏览数:
  • 【字体:

国际茶叶科学文化研究会、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理事长关博文(左三)视察建瓯茶业与茶文化,市有关领导和詹丽娟(右二)陪同

关博文一行专程看望金圃茶庄及后人,并合影留念。

关博文视察金圃茶庄制茶车间

关博文视察金圃茶庄制茶车间

关博文视察百年乌龙茶园,市有关领导陪同

金圃第四代传人詹华璧

金圃第三代传人詹楚卿

金圃茶庄在香港注册的商标原件上加印上詹楚卿和詹华璧自己的照片,并写上“注册商标用茶壶为记别人不得冒名”的声明

詹华璧与女儿詹丽娟

詹华璧父女与县有关领导在茶山

詹华璧与建瓯科协等领导

香港回归日茶庄人员合影

詹华璧留下的茶庄及个人印章

詹金圃茶庄出售的茶叶

作者采访詹丽娟情景



图/文: 卞爱基


曾多次引起舆论关注的百年老字号詹金圃茶庄,如今已沉寂多年。日前,笔者有幸参与编撰《建瓯茶志》工作,多次走访了该商号后人、第五代嫡系传人詹丽娟女士,从而了解到金圃茶庄百多年来跌宕起伏之轶事,以飨读者。


据詹女士叙述,1861年,其先祖詹盛斋夫妻从安溪逃荒到建瓯,只带了两布袋乌龙茶籽,在水南光孝寺后一块空地撘了茅棚,开荒种茶。经过多年辛劳,种植面积不断扩大,从贫穷到小康,后来又由农转商,开始加工制茶销售从而发迹,至民国初年的茶博会几度拔得头筹,出尽风头。但天有不测风云,1928年起,国际茶价疯涨,茶农们见有利可图,多在毛茶里掺杂后卖给茶庄,致使金圃茶叶在国外市场信誉严重受损。到了三十年代初,抗战烽烟燃起,茶叶外销断绝,加之伪币贬值,茶庄纷纷倒闭。当时位于建瓯南门街的商铺又被烧毁,金圃茶庄一时陷入低谷。尽管如此,由于处置及时,很快恢复了元气。当时有人看到金圃茶庄在国际市场暂时受挫,即过早结论为“即将兴衰成过眼烟云”。但它其实并没有倒下,期间在国内市场,金圃茶叶依然走俏市场。在1984年后,金圃茶庄又顽强地开始了奋斗历程,因此三十年后笔者才有幸续写这部兴衰史。

 

政府扶持  重出江湖

 

原建瓯县詹金圃经纪茶庄,系建瓯种茶与制茶泰斗级名师、第一代茶人詹盛斋老先生创办于清朝咸丰年间(公元1861年)。由于享有“乌龙茶厚而色浓,味香而远”、“高旷之地,种植皆宜”等美誉,金圃茶庄所制乌龙茶在清末每年出口万箱(每箱计三十斤),曾在清宣统二年(1914年)南洋第一次劝业会“金圃”号获得优奖,民国三年巴拿马赛会金圃号又获得一等奖,一时引领福建茶业界风骚,是该号最辉煌的时期。民国时期,金圃茶庄启用“经纪”牌号和“茶壶”商标注册。


到了1949年,“金圃茶庄“第四代传人詹华璧先生被福建省政府出口商品检验处招聘,任省出口茶叶检验员而改号经营,曾有过公私合营发展期。1978年,当时国家仍处于计划经济时代,詹华璧上书建瓯县科学大会领导小组要求恢复金圃茶庄牌号和特制乌龙茶生产。有关方面深谙这是一块老字号金字招牌,1979年在县科学技术协会的支持下开始了筹备工作。随着国家改革开放政策全面铺开,金圃茶庄迎来了重获新生的机遇。1984年,经建瓯县人民政府批准,詹金圃茶庄重新恢复开业,并任命詹华璧为总制茶师,着手特制乌龙茶、水仙等名茶的加工生产,以新面貌出现在国内外茶叶市场上,使金圃茶庄传统的老字号风味“功夫茶”又重新焕发异彩。


由詹华璧署名的1984721日的一份金圃茶庄《生产计划》中,有这样的记载:根据我县生产的自然条件,优势尚在东峰、南雅、小桥、城关等。尤其东峰乡已有茶山三千余亩,宜种优质乌龙茶,且有悠久的北苑御茶辉煌历史之生产经验,不论初制、精制我宜在东峰茶厂作为基地之一,计划明年首春生产乌龙茶一万二千斤,夏茶三千斤,秋茶五千斤,共计二万斤。

 

恢复开业后,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金圃茶庄慢慢恢复了元气。1984年,前金圃茶庄在港代理人,时任香港金兰公司经理黄子峰先生曾三次来函要求订购詹华璧精加工的乌龙茶,并预付一部分定金。其价格:一等乌龙茶每120市斤港币一万四千元;二等一万二千元;三等八千元。当时县委县政府领导非常重视,谋划借香港市场影响力恢复“詹金圃经纪茶庄”老招牌,还敦促金圃茶庄把茶叶样品带到广交会上同客户见面,进行试销,广泛征询意见,结果真的在香港热销。

 

祖传绝技  名扬四海

 

俗话说,好玉靠琢,好刀靠磨。优质的青茶必须有高明的制茶师,才能精制出各种名贵茶。生于1914年的詹华璧,继承了曾祖父詹盛斋、祖父詹滋时、父亲詹楚卿祖传下的一套精制“味色香”三绝乌龙茶的绝技,和六十年的制茶经验。从精选良种到择山种茶,从栽培耕耘到适时采茶,最后到焙茶包装、保鲜运输……整个流程都有一套独特绝妙又极其严谨的科学工艺,经他加工的茶叶真正达到了味色香三绝的高标准,不论销到那里,均深受欢迎。

 

金圃茶庄祖传特制乌龙茶的绝技秘方,不仅使乌龙茶纯香可口、回味无穷,而且还能把茶叶的有机化合物和无机矿物质巧妙而科学地调配起来,形成一种解毒、降压、化痰、除寒湿、止水肿和预防胃肠炎、各种痢疾、伤寒、冠心病、脑动脉硬化等多种疾病的健康饮品。从1931年到1949年,在国内外市场价格一直独占鳌头,以1936年为例,其它茶庄经营的乌龙茶每百斤银元三十元,而金圃茶庄精制乌龙茶每百斤银元七十元。当时金圃的祖传绝技甚至引起当时军政界的重视,如国民党福建省省长李厚基为其家属介绍学艺,亲自与詹华璧父亲詹楚卿结拜兄弟;国民党建瓯警备司令徐镜清为送一友来学艺,特送一块金匾,上书“天下绝技“四字,由此可见一斑。

 

金圃茶庄从过去到上世纪80年代,都附设了“茶医室”以传授和推广以茶预防疾病的绝妙单方。此举独树一帜,以独有的营销服务方式,收到了良好效果。

 

据詹丽娟描述,其父詹华璧是一个具有真才实学的种茶与制茶专家。从6岁起就被父亲定为嫡亲接班人,并“跪祖授艺”(根据家规,只传一子,不传二人),开始了苦学特制“味色香”三绝乌龙茶的绝技妙方。12岁后多次随父到闽南、广东、香港、新加坡、旧金山等地考察与学习茶事。16岁起又三次出国考察和深造,回国后就任金圃茶庄副制茶师、制茶师和总制茶师,并被选为县茶叶理事会理事,监事和茶叶工会理事长。解放后曾任县工商茶叶界的工商代表、省商检处出口茶叶检验员、县科协咨询站副站长兼制茶技术顾问、詹金圃经纪茶庄制茶师等。

 

改革开放后,鉴于金圃品牌久负盛名之商业效应,19847月,建瓯县科协向县政府提交了一份《詹金圃经纪茶庄》调查报告,要求批准该茶庄所制乌龙茶直接出口香港,实现恢复传统技艺及振兴福建经济的构想。该申请很快得到批准,并交由省茶叶进出口公司代办出口。建瓯县政府于198411月正式任命县科协负责人王某为“詹金圃经纪茶庄”经理,詹华璧为总制茶师。1985年该茶庄派人带着他亲自特制的一批乌龙茶赴福州、广州、深圳、桂林、北京、上海、天津、沈阳等地进行试销并举办小型“金圃乌龙茶品茶会”,得到了许多业内及社会各界人士的赞誉并迎来了大把订单。尔后,还以他绝妙的技艺特制了白茶、花茶、绿茶和云雾青茶。据詹丽娟说,当时地委书记陈明枢和建瓯县委书记诸葛良等领导对金圃茶庄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帮助和支持,才使茶庄东山再起,重放异彩。

 

 “好茶人人饮、名茶万里香”,金圃茶庄从公元1861年创建开市到1949年的88年里,除多次得到省、县茶评会茶赛等活动的金牌大奖外,还先后获得了清政府、国民政府和英国等国家政府在南京、南洋、巴拿马所举办的“全国茶叶展览会”、“全国茶叶陈展会”、“南洋第一次茶叶劝业会”、“巴拿马东西洋各国茶赛会”共四次“味色香三绝乌龙茶”的头等金牌大奖。使金圃茶庄之乌龙茶名扬四海,誉满天下。上述之奖项早在1929年《建瓯县志》等史料就有记载,当时就流传有“言茶必金圃,饮茶赞绝技。奖牌挂满庄,赞匾四处立”的五言诗。在1984年詹金圃茶庄重新恢复开业后,又屡获大奖,得到媒体多次报道,可谓蜚声海内外,名不虚传!

 

在港英政府注册

 

因为金圃之茶质量超群,名贯中西,在国内外享有盛誉,所以各路客商不计路途遥远纷纷前来订购。当时茶庄之茶不仅已经畅销欧美及东南亚各国,而且早在香港市场成为抢手货,每年春茶上市,必须有金圃之茶到香港后才能开市交易!否则茶级难确、茶价难定,由此引起港英政府的重视,并在香港进行商标登记注册,设立茶叶经销处。茶庄内设茶医室,研制销售祛病延年,解毒(戒鸦片)有显著疗效的药茶,成为当时闽北唯一在港英政府获得商标注册的茶庄。

 

金圃茶庄在香港名声大噪后,1945年底,发现有人在港伪造金圃茶庄商标进行招摇撞骗投机活动。1946年初,詹华璧旋即在香港政府注册的商标原件上加印上他父亲詹楚卿和他自己的照片,并写上“注册商标用茶壶为记别人不得冒名”的声明,在香港大量翻印散发,打击伪造者,保护声誉。

 

恢复祖业后面临危机

 

就在恢复商号后的1993年初,由詹华璧、林海生、黄为桂、黄承贵、江超兴五人签订经营詹经圃经纪茶庄。这年12月,因股东江超兴不善于经营要求退股,余下四位股东在经营过程中因协调管理欠妥造成亏本。1995年初,黄承贵、黄为桂两人自愿退股去创办建瓯玉山茶厂。剩下詹华璧、林海生二人继续经营茶庄。此时茶庄又到了风雨飘摇期,老字号风光不再。到了1997年,詹华璧已年届83岁,身体与精力显现迟缓。为不使祖传百年商号以及“味色香”三绝乌龙茶精制加工工艺湮没失传,此年630日,詹华璧亲拟了一份今后商号归属的安排之遗嘱,注明由5位亲朋好友加徒弟,共8位重新集资14股。此名单中除了詹华璧自己外,还把女儿詹丽娟名字也列入其中,并述自己已年迈,难当重任,到他百年仙逝后,詹金圃经纪茶庄商号归上述集资者合伙共有,与直属子女及他人无涉,特立据为凭等语句。詹华璧在这份遗嘱上署名的第二天,就是199771日,这天风和日丽,举国上下欢庆香港回归。詹金圃茶庄的新招牌在市区扇巷口出现,鞭炮声声,宣告重新正式开张。面对众多宾客,詹华璧虽已风烛残年,但仍从容地对外宣称,自己虽年迈体衰,但尚能教导敦促祖业授受于后人,希望社会各界对我茶庄的厚望和鞭策,深信我的子女与徒弟定能精诚协力,继承发扬金圃茶庄业绩。当时建瓯媒体以及《闽北日报》均刊发了金圃茶庄重新开张的新闻。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只是昙花一现。


就在金圃茶庄将要步入火热的商业运行轨道之时,不料,19984月初,茶庄掌门人詹华璧因病撒手人寰。随后茶庄于416日举行一次紧急会议,并草拟了一份组织章程,内容大意是,由詹老先生女儿詹丽娟接任经理、法人代表。资金每股在一千元的基础上,在增集两千元,共计14股,每股计三千元,必要时将采用借贷付息,联营及按批或分项吸取投资,实行经营分成以及经营方式、利润分成、组织和权责、经营业务的机构设置、股东退股等等都作了书面协定。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这年,建瓯遭受了百年一遇特大洪灾,使得羽翼尚未丰满的新组建茶庄面临重创,元气大伤,至今也没有再续昔日辉煌。从200445日的一份“金圃茶庄会议记录”上,可以明白无误地看到当时众目昭彰的弦外之音“无可奈何花落去”之悲切情景,记录如下:


地点:詹丽娟家中  内容:茶庄是否能搞下去

陈:无资金是无法搞下去了。

詹:到第五代是无资金无法再搞下去。

王:无回天之力,不必再搞下去。

吴:没有资金,不能再搞下去了。

今年不要去搞工商年检、企业年检。

张某某因病无法出席会议

同意者:詹丽娟等五位董事会成员签名


这样的结局不免令人潸然泪下。在1997年第二次开业后,次年突遭严重挫折,临时宣告退出商界。至此,这个百年老字号茶庄一蹶不振,曾经的辉煌亦不复存在。


最后詹丽娟告诉我:“金圃茶庄的几位股东并没有散伙,如今他们的股份还没有撤出。有一天我们还会东山再起。”


云际山老茶树与结束语

 

今年515日,市方志委主任赖少波率《建瓯茶志》编辑组一行前往距城区2.5公里外的南郊云际山调研,得到了三清宫道长龚源海热情接待,龚道长领我们在蜿蜒的山坡上穿行,来到半山腰的刚发现不久的那33棵百年以上老茶树,龚道长说这很可能就是晚清著名的“詹金圃茶庄”茶园遗址遗留下来的古茶树。在现场,随行的茶叶站站长周理飞细心观察后,认为这些茶树树龄至少在百年以上,与詹丽娟所述詹盛斋夫妻来瓯年代基本相符。茶树属水仙品种,将是研究百年老茶树品种改良、变化不可多得的母本,具有较高的科研价值。在此有一口清澈甘甜的古泉池,如今树有一块碑,上书“陆羽泉”三字。据道长说,道观里泡的就是百年老茶树制的茶,用的就是这泉水。我想,这真是天赐道家物华天宝佳境,这些古茶树最高的如今达5-6米。希望有专家深入考证,今后还能再续写詹氏在此发迹的更多信息。


詹丽娟还谈到,在茶庄将渐淡出人们视野的1998年,建瓯某乡镇茶农黄某在过去与金圃茶庄茶叶科技咨询做茶生意往来中,窃取了詹家几代人的“戒毒”茶(戒鸦片)秘方占为己有,未经允许用作配药出售。詹丽娟发现后,在当年1115日发表了一份声明报送给市公安、工商等有关部门,并给予警告。


没有想到一个百年老字号,在二十世纪末的十余年内,地县两级政府先后为其发过五次红头文件,1986年与1998年又有多家新闻媒体登载其二度开业之情形。另据云际山道长说,2008年《闽北日报》报章又出现詹金圃茶庄与云际山老茶树之新闻,这在闽北商界新闻史上实属罕见。


无论如何,金圃茶庄经历了无数的波折和坎坷,如今虽然已告一段落,但其在闽北建茶业的贡献及影响仍然不可小觑。2002519日,国际茶叶科学文化研究会、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理事长关博文先生一行来到建瓯考察几处茶文化重要地点,第一天就要看望“金圃经元记茶庄”及后人。关博文除了鼓励詹丽娟外,还与诸位成员合影留念。他说:“建瓯金圃茶庄国际茶业界有过浓墨重彩无法抹去的一页,历史将永久铭记。希望有朝一日能重振旗鼓,再创辉煌。”


考察云际山老茶树

考察人员老茶树前合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