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苑,醉翁颂龙凤

建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7-03-23 发布机构:建瓯市人民政府 作者(文号):王德仁 浏览数:
  • 【字体:


北苑茶园




    醉翁,欧阳修也,因作有《醉翁亭记》,自号醉翁。他醉在诗文中,也醉在佳茗里,特别是建溪北苑茶,人间香味色,怎么不让他这位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文士陶醉?


    北苑贡茶,名冠天下。闽中建茶,五代十国时,已颇有盛名。据《十国春秋》记载:“贡建州茶膏,制以异味,胶以金缕,名曰耐重儿,凡八枚”,即开始入贡。南唐保大四年春,也“命建州制的乳茶,号曰京挺腊茶之贡,……始罢贡阳羡茶”。北宋太平兴国二年,太祖赵匡胤把建瓯凤凰山的北苑贡茶列为皇家龙焙,特别是丁谓、蔡襄任福建路转运使并负责监制北苑贡茶,制成御茶大、小“龙凤团饼”后,朝中官士、文人频繁参与茶事活动。


    好饮建溪春品茗的众多文士中,就有欧阳修。他是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也是一位著名茶人,写了不少诗词颂赞建州北苑贡茶。由于欧阳修博学多才,为天下人仰慕。范仲淹改革得到他大力支持,尹洙、柳晓臣、苏舜钦是他密友,苏洵、王安石是他引荐,苏轼、苏辙、曾巩是他一手提拔。他们后来都成为朝中重臣,也成为茶诗名人。


    欧阳修爱茶赋茶,留下了许多茶事诗文,殊为难得的是他爱家乡的双井茶,更爱闽中北苑建溪茶。他的《双井茶》诗云:“西江水清江石老,石上生茶如凤爪。穷腊不寒春气早,双井芽生先百草。白毛囊以红碧纱,十斤茶养一两芽。长安富贵五侯家,一啜犹须三日夸。宝云日铸非不精,争新弃旧世人情。岂知君子有常德,至宝不随明变易。君不见建溪龙凤团,不改旧时香味色。”


    梅尧臣与欧阳修相交深厚,两人皆爱品茶,经常在一起品茗赋诗,互相交流,品茗论道。欧阳修一次在品新建茶之后,赋诗《尝新茶呈圣谕》,寄予梅尧臣,诗中称颂:“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茶。年穷腊尽春欲动,蛰雷未起驱龙蛇。夜间击鼓满山谷,千人助叫声喊呀。万木寒凝睡不醒,唯有此树先萌发。” 诗中说建州离开封几千里之遥,但三月的京城就可尝到新采建茶,而且还仿佛听到那里“喊山”的茶俗。梅尧臣在回应欧阳修的诗中,称赞他对茶品的鉴赏力:“欧阳翰林最识别,品第高下无欹斜。”


    建茶中,诗《送龙茶与许道人》中欧阳修对北苑贡茶百般赞美:


    颍阳道士青霞客,来似浮云去无迹。


    夜朝北斗太清坛,不道姓名人不识。


    我有龙团古苍璧,九龙泉深一百尺。


    凭君汲井试烹之,不是人间香味色。


    龙团凤饼,朝廷极品。欧阳修比喻北苑中的龙凤茶饼状圆式玉璧,再用龙井水烹之,其美味非人间有之,竭力赞扬龙茶之美。北苑贡茶为皇家御用,十分金贵,他在《归田录》说:“茶之品莫贵于龙凤,谓之小团,凡二十八片,重一斤,其价值金二两。然金可有,而茶不可得。元丰间,有旨造密云龙,其品又加于小团之上。” 如此御茗,大臣们很难获赐,正如他自述:“余自以谏官,供奉仗内,登二府,二十余年,才一获赐。”他做官二十年,皇帝仅恩赐他“小龙团”一次,怎么得赏呢?他在为蔡襄《茶录》写的后序中说:“茶为物之至精,而小团又其精者,录序所谓上品龙茶是也。盖自君谟始造而岁供焉。仁宗尤所珍惜,虽辅相之臣,未尝辄赐。惟南郊大礼致斋之夕,中书枢密院各四人共赐一饼,宫人翦为龙凤花草贴其上,两府八家分割以归,不敢碾试,相家藏以为宝,时有佳客,出而传玩尔。至嘉佑七年,亲享明堂,斋夕,始人赐一饼,余亦添预,至今藏之。” 欧阳修获得皇帝的龙凤御茶奖赏,相藏以宝,只有佳客来家,才展出欣赏把玩,反复传玩到饼面上已被抚摸得显出了凹陷,仍不舍得烹试。看来精通茶道的醉翁,对建茶青睐,独有情钟。此外,他对好茶与好水的关系,也颇有研究,专门著有论说煎茶用水的《大明水记》。


    “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饮茶。建溪苦远虽不到,自少尝见闻人夸。” 这是醉翁晚年时写下的诗句,在感叹宦海沉浮的同时,也表达了自己一生嗜茶的癖好。他仕宦四十年,虽遭贬官,流离朝野。他生性豁达,以茶品喻人品抒发革新政治之鸿志,以咏茶感叹世路前进之崎岖,以茶讽刺那些世俗之小人,认为君子之质犹如佳茗,即使被人淡忘,其幽香犹存,本质不变。他在晚年,对稀世物种的龙凤茶仍然念念不忘,钟情如初。 (王德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