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20时-8月29日20时天气:晴到多云,午后到夜里局地有阵雨或雷雨;气温:24~37℃  8月28日20时-8月29日20时天气:晴到多云,午后到夜里局地有阵雨或雷雨;气温:24~37℃ 

北苑御焙遗址

建瓯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4-11-17 发布机构:建瓯市人民政府 作者(文号):文:吴金泉 图:黄悦 浏览数:

建宁府孔庙
水南善见塔

   

    焙前村是福建省建瓯市东峰镇裴桥行政村辖下的一个自然村。这个村子座南朝北。西距建瓯市约12.5千米,东距东峰集镇所在地约6.5千米。东南方向与壑源(福源)自然村仅一山之隔;西南与本市小桥镇上屯行政村的东焙、西焙自然村紧邻;北(村庄正前)约60米松建高速北苑大桥由东向西延伸,约150米东溪河由东向西流经,五十年代中后期焙前自然村的上园溪边还有较明显的三合土构筑的大码头遗迹。东溪河北岸为凤山,远眺尤如翔凤下饮之状。村庄的南部一条状山谷为北苑御焙遗址所在地。山谷的左侧为龙山,右侧一条简便乡间小路向西南直通林垅山“凿字岩”。“凿字岩”所处的山岗为凤凰山。该村80多户180余口人,以种植茶叶、柑桔、油捺等为主要经济作物。

 
      焙前村为古代著名的茶焙村,是北苑三十二官焙之首焙。北苑龙焙即焙前茶焙。是宋元时期朝廷设置北苑茶事漕司行衙的所在地。
 
      焙前亦称北苑、北苑龙焙。村名源于后唐五代十国时期。焙即烘焙,前是首焙即数一数二的名焙之意。五代时焙前因采制烘焙茶叶出名开始成为凤凰山一带远近闻名的茶焙村。从张廷晖献茶园于闽国前,焙前就开始成为闽国重点茶焙,至宋初太平兴国时焙前已成为北苑三十二官焙的首焙,宋子安《东溪试茶录》载三十二焙中的“北苑龙焙”即是焙前茶焙了。焙前是北苑宋元时期朝廷设置茶事行政管理机构的所在地,北苑龙焙隶北苑漕司行衙所辖。北苑御焙在明洪武年间被明太祖朱元璋废黜,北苑和北苑地名随之在中国版图上消失,而焙前村名从五代十国一直袭称至今。
 
      焙前之所以成为龙焙和历代朝廷能把茶事管理机构(漕司行衙)设在焙前所在地。原于焙前所在地的凤凰山和龙井。凤凰山一带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种茶的自然条件和天造地设的龙井。尤其是优质龙井水是制作龙团凤饼不可缺少的材料,凡上贡茶品均需龙井之水喷洒焙制,方能再为贡品。就像四川成都生产的织绵依赖蜀江的水,山东著名的阿胶一定用东阿北门大井内的水才能熬出一样的道理。南唐时就被闽王看好并办成闽国的御茶苑。接着大宋朝接管至宋,从宋至元至明,历代朝廷都在北苑设漕司行衙,置“龙焙”并遣重臣督造贡茶,由此北苑成为中国著名的宫廷御茶园,生产专供皇帝饮用的茶事行政区。
 
      据史籍记载,北苑鼎盛时期,焙前一带修建过不少亭台楼阁和官家宅院,建有御茶堂、御泉亭、乘风亭、凤味亭、凤山阁、望京楼、星辉馆、贡茶院等及御茶园诗刻、北苑五咏碑、乘风堂记、御泉亭碑、御茶堂碑等众多碑碣石刻。这些建筑和景观与青翠的山峦、广褒的茶园以及天然成趣的凤皇山、御茶堂、龙风池、红云岛浑然一体,交相晖映,凤凰山茶园风景宜人,颇为壮观,不失为帝王林园。    
 
      随着时光的推移,时过景迁,昔日这些亭榭碑碣已被岁月湮没,惜俱无存。何乔远《闽书·方域志》记载:“北苑者其地宜茶,凡三十里……苑中有漕司行衙及茶堂,星辉馆,又有仓储……”。
 
      1995年1月和11月福建省博物馆考古队先后两次进驻发掘,经考古确证,焙前当地村民所称的“龙井”即是御泉井,并先后发现御茶堂、龙凤池、红云岛遗址的确切位置。
   
      龙凤池遗址: 龙凤池位于御茶堂和御泉井之间,北距焙前村约250米,南距御泉井约5米。即御泉龙井旁紧靠水泥桥右侧有一约60见方底洼处,可见部分鹅卵石砌的基础至今仍隐隐可辨。据村上长辈说现在的水泥桥之前是石板桥,更早之前为石拱桥。紧过水泥桥是三条路口的分叉处,向东南小道是通往福源(壑源)的捷径便道,往西南方向一条小路是直通林垅山至“凿字岩”,正中一条小路是通往龙井后耕作便道。龙凤池是由龙山和凤皇山之水汇聚成池得名。“凿字岩”石刻题记:“……宇之曰,御泉前引二泉曰龙凤池……”。南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记:“泉之东西二十余步间,两山回抢,各有小浅浊水流出,其水皆可造茶,即无深水瀦蓄汇以为潭者”。《福建通志·名胜志》说建安县“龙凤池在府城东吉苑里(原宋东吉里、北苑里)龙山左,闽龙启中制茶焙引龙凤两山之泉瀦为两地”。明何乔远《闽书》说:“前引三泉为池,曰龙凤池”。胡仔记两山回抢各有小浅流出与何乔远记前引三泉(含御泉)为池相吻合。至今紧位御泉前十几步。有左右两条山涧(即龙山与皇山)流出的山泉汇聚为池,而何乔远“前引三泉”则加御泉溢出之水合为三泉,古籍描述与遗址相吻合。据史料记载龙风池为咸平年间督造北苑御茶的丁谓(宰相)建造。龙凤池属北苑园林景观之一。

 
     御茶堂遗址:遗址位焙前村后石门墩至王厝林的中间地段。北距焙前村约270米。南距龙凤池90米,距御泉井约95米。御茶堂为北苑漕司官署及众多亭台楼阁建筑群中极别最高的建筑,专司督造和管理御贡茶事宜。“凿字岩”柯適题刻说北苑“有署暨亭榭,中曰御茶堂”。《福建通志》载:“茶堂在凤凰山麓,宋咸平中本路漕运使丁谓监制御茶时建”。即公元998-1012年丁谓任福建路漕运使时监制御茶时所建。明刊《福建通志.名胜志》记“御泉亭在吉苑里龙山左,宋景祐间重修,邱荷撰碑记”,“北苑茶焙,在府城东吉苑里凤凰山麓……苑中有宋漕司行衙,后经兵燹。有御泉亭,造茶时取水于此”,“茶堂在凤凰山麓,咸平中本路漕运使丁谓监制御茶时建”。南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说:“予为闽中漕幕,常被檄于北苑修贡,盖熟知其地矣。造茶堂之后,凤凰山之麓,有一泉,椱以华屋,榜曰御泉。”以上记述很清楚地说明,龙凤池,御泉亭都在龙山左,,二者与北苑茶焙、漕司行衙、茶堂等都在凤凰山麓。1995年福建博物馆考古队二次进驻焙前自然村对北苑遗址考古挖掘,所揭露谷地,宽约60米,南北走向,挖掘面积约445平方米,地层在水田下深1米左右,是一大片砖石建筑遗迹,地层遗迹和出土的筒瓦、板瓦、瓦当、滴水,同时发现有莲瓣纹、火轮纹瓦当、花纹砖和鱼龙脊饰等建筑材料,还有不少宋元陶瓷,如褐釉陶研盆、青釉划花碗、兔毫盏等。规格之高,建筑规模之宏大,构件雕饰之讲究,为皇家气派。考古确证焙前上门墩正是柯適题记中所说的“有署暨亭榭”中的官署之御茶堂、星辉馆、仓储、亭榭等建筑遗址。考古和石刻题记相符。建瓯市东峰镇焙前自然村上门墩一带地层为目前国内发现的最早的官办茶叶衙署遗址,第二期考古结束后省考古队采取回填予以保护。
 
      红云岛遗址:紧位焙前村后假山后(现为一大鱼塘),北距焙前村约150米,南距御茶堂约150米。原岛的北面有一条高约3米东西走向的宋代人工坝,将长条形山谷截断,在原本缓慢升高的垄基上托出一个约千余平方的人工湖,湖的东、北、西三个方向成马蹄形,湖的南面有一突出水面高近一米,面积约六十见方的小岛。这就是史籍中记载的红云岛。望着宽阔的湖面水中荡出迷人的山水景色,仿佛置身千年前的小岛上,只见湖面九曲廊桥,湖中婷婷玉立的琉璃亭榭,沿岸柳绿成行,湖面如云彩的红水藻景致十分迷人。现在岛的四周泊岸上草营丛生,早已不见海棠和榉柳的踪影。尽管如此,红云岛仍可隐隐可辨遗迹。明何乔远《闽书》说:“丁谓监制时作堂曰茶堂,前引三泉为池,曰龙凤池,池中为岛曰红云岛,满植海棠榉柳,每旭初升,晴光掩映,浮动如红云。然今塘池俱废,仅红云岛隐隐可辨尔。”
 
      御泉亭遗址:御泉亭亦称御泉,龙井,龙焙泉。是宋代北苑作为皇家(御焙)茶园制作龙团凤饼不可或缺的材料。相传,北苑生产的龙凤茶均需龙井之水喷洒焙制后,方以成为贡品。《西溪丛语》:“建州龙焙”有一泉极清淡,谓之御泉。不用其水造茶,即坏茶味。御泉亭包括御泉亭、御泉井、御泉亭碑(北苑御泉亭记)记三个部分,是北苑(官署亭榭)园林建筑中的一大景观。御泉亭是御泉井上的一保护亭榭,御泉碑是记载御泉的位置、作用及立碑的概况。明刊《福建通志.名胜志》记“御泉亭在吉苑里龙山左,宋景祐间重修,邱荷撰碑记”
 
      御泉井俗称“龙井”。龙井背靠黄厝林山,东有龙山(当地俗称东井岗)岗,西有庙坑山,前为向北敝开的谷地,有俗称“石门墩”、“假山后”“溪仔底”等地段。北距焙前村约400米,西距“凿字岩”约一千米。五十年代初还有残缺石板护栏,旁边有一竖立的大石碑,四周被荒芜茂密的芦苇所包围。当地村民称为“龙井”。然五十年代中期此地便被垦为水田。井栏及井砖先后被人移作它用。1993年有人试图并动工开挖“龙井”开发矿泉水。1994年建瓯县博物馆着手抢救性清理,1995年1月省博物馆首次正式发掘“龙井”。 考古揭露显示了三个上下迭圧的砖砌建筑台基。分别是八边形、六角形和长方形。长方形台基年代较早,属晚唐至北宋时期的长方形井亭。六边形台基迭圧在长方形台基之上,系宋代的一座六角攒顶木构井亭。最晚的是八边形台基,是宋元时期的一座八角形攒尖顶木构井亭。三个不同时期残台基的中央,井口略呈五边形,径约2.5米,进约1.5米,井底径仅2米。泉水即从岩隙中流出。此外在古井边尚贵留方形柱顶石一块。考古还同时出土制茶器具、瓦当、滴水及瓦顶脊饰残件等,级别非同一般。此井并不是一口普通的水井。“凿字岩”石刻记:“后坎泉甘,宇之曰御泉”。 后坎泉甘:后指方向,御泉位御茶堂后(即御泉前)距离仅约70米;坎泉甘:坎,本义掘坑。《周易》以坎属水,水就下处卑下之地。故有此称谓;泉甘:指泉水质量好,清澈、甘甜。宇之曰御泉:是说御泉井台上有华屋护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记:“予为闽中漕幕,常被檄于北苑修贡,盖熟知其地矣。造茶常之后,凤凰山之麓,有一泉,覆以华屋,榜曰御泉,其广三四尺,深五六尺,石甃其底,止留泉眼,特一小井耳。”考古发现和诸多史料显示,御泉有华宇(亭榭)复盖。并确证焙前“龙井”即“龙焙泉”或“御泉井”。蔡襄《北苑十咏》诗之七《御泉》诗:“山好水亦珍,清澈甘如醴。朱斡待方空,玉璧见深底。勿为先渴忧,严扃有时启”。其题注说:“井常封,鈅甚严。”说明当时漕司有吏专门负责严格管理御井,每年除春季研造龙茶外,平时均关闭严汲。此井省考古队考古挖掘后已回填保护。
 
      北苑御泉亭记亦称御泉亭碑。1995年1月省考古队在清理“龙井”时发现一方形柱顶石一块。这是一块竖立御泉碑之顶石。这块碑记为朝奉郞试大理司直兼监察御史权南剑州军事判官监建州造买纳茶务丘荷景祐三年丙子(1036年)所立。据村中长者说此方石碑在五十年代中后期被移为他用,至今未仍未见踪迹,但我们在《中国茶文化经典》中寻找到丘荷《北苑御泉亭记》记,现附下以飨读者。

 
      乘风堂遗址:乘风堂即宋时保护“凿字岩”的亭榭,位林垅山小土坡上,东北距焙前村红1.5千米。林垅山实为磨仔岩岗(亦称望州山,其绝顶西南下视建之地邑)山脉,周抱北苑之群山,其西北为铜场峰,东南为大山岗。磨仔岩岗向东北延伸一山脉即紧“龙井”南面的黄厝林山岗,站焙前村对岸的凤山凤冠岩一带远眺极象一展翅飞翔的凤凰。按史籍记载乘风堂位凤凰山,嘉靖《建宁府志》(第三册·名胜)记“凤凰山:形如翔凤,上有凤凰泉,一名龙焙泉,又名御泉,宋以来上供茶取此水灈之。苏轼凤味石砚铭序云,北苑龙焙山如翔凤下饮之状,当其味有石蒼黑坚纹如玉大,原以为砚因名之曰凤即此是也”。《福建通志·名胜志·建安县》乘风堂条载:“北苑‘乘风堂’在凤凰山最高处,堂侧有石碣,字大尺许,端劲有体,宋庆历戊子柯適记。见《與地碑目·名胜志》”。志书的的“石碣”即焙前村民俗称的“凿字岩”,1987年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在建瓯市东峰镇裴桥村焙前自然村西约2千米的林垅山被发现。石刻虽仅寥寥80字,然内容却十分丰富,从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御焙年代、上贡名品、官焙作坊、四至范围、官署亭榭、石刻年代及作者等详实记载。是研究宋代建州北苑御贡茶事的可靠资料。
 
      此外嘉靖《建宁府志》民国版《建瓯县志》名胜篇均有记载北苑除上述可寻遗址之外还提到:
 
    凤山阁:(以上楼阁俱在吉苑里茶焙内,俱宋太平兴国间建。张徽凤山阁诗:举头何处認京华,凤阁层层出乱霞。山势转来又径曲,水声分去一川斜。丹表青隐林间焙,黑白微茫石上。畲遇興每湏窮日,夕槛边脩竹砌边花);北苑五詠碑(厐籍譔,在郡东吉苑里,按籍景祐间为福建转运使);
 
    乘风亭(宋绍兴漕使周颉建);凤味亭(宋太平兴国建上二亭俱吉苑里茶焙内今俱废);
 
    宋乘风堂记(与地碑目,北苑凤凰山高处,有石碣暨庆历戊子柯适记名胜,志东坡序,略云北苑龙焙如翔凤下饮之状,山最高处有乘风堂,堂侧暨石碣,字大尺许);
 
    蔡襄《茶录》石刻:在宋代治平初以蔡襄手写本为兰本用石板刻成嵌在县学壁上,并有拓本、绢纪本、木板本行世。《闽小记》记:“蔡忠惠《茶录》石刻,在瓯宁邑庠壁间,余五年前榻数纸,寄所知,今漫漶不如前”。明代对蔡襄颇有研究的徐勃在《重编江雨楼题跋》上说:“斯(指《茶录》石刻)自君谟时置之建州治,瘗不知年岁,近重修府藏,掘地得之,守识其古物,洗刷仍置库舍”。至清代《铁函裘书跋》中还说:“君谟《茶录》石,间在三山陈湖州家。”其后不知去向,仅有拓本流行至今。
 
      北苑御茶园诗刻:(危彻孙撰,咸淳元年进士,邵武和平人)及贡茶院、望京楼、星辉馆、仓储等惜相继圮毁,虽焙前村后山谷仍遗留有上万平方米的北苑御焙遗址地下文化层,但无法确定它的大致位置,期待将来考古揭示确认。
 
附《中国茶文化经典》记载
 
      《北苑御泉亭记》全文:“夫珠玑珣玕,龟龙四灵,珍宝之殊特,飞游之至瑞,布诸载籍,非可遽数。至于水草之奇,金芝醴泉之类,而一时之焜耀,祥经之攸记,若乃蕴堪舆之真粹,占土石之秀脉,自然之应,可以奉乎至尊而能悠永者,则有圣宋南方之贡茶禁泉焉。
 
      《尔雅·释木》曰:“槚,苦荼。”说者以为早采者为茶,晚采者为茗荈,蜀人名之苦茶,而许叔重亦云。由是知茶,自古有之,两汉虽无闻,魏晋以下,或著于录。迄后天下郡国所产益众,百姓颇蒙其利。唐建中中,赵赞抗言举行,天下茶什一税之,于是县官始斡焉。然或不名地理息耗所在,先儒所志,岷蜀勾吴、南粤举有,而闽中不言建安。独次候官柏岩云:“唐季敇福建,罢贽橄榄,但供腊面茶。”按,所谓柏岩,今无称焉,即腊面产于建安明矣。且今俗号犹然。盖先儒失其传耳。不尔,识会有所未尽,游玩之所不至也。抑山泽之精,神祇之灵,五代相以摘造尚矣,而其味弗振者,得非其德之无加乎?
 
      国朝龙兴,惠风醇化,率被人面。九府庭贡,岁时辐凑,而闽荈寝以珍异,太平兴国中,遂置龙凤模,以表其嘉应,而别于他所也。先是乡老传:其山形谓若张翼飞者,故名之曰凤凰山。山麓有泉,直凤之口,即以其山名名之。盖建之产茶地以百数,而凤凰山莩坼,常先月余日,其左右涧滥,交并不越丈,而凤凰穴独甘美有殊。及茶用,是泉齐和,益以无类,识者遂为章程,第共制羞御者,而以太平兴国故事,更曰龙凤泉,龙凤泉当所汲,或日百斛亡减。工罢,主者封完,逮期而闿,亦亡余。异哉!所谓山泽之精,神祇之灵,感于有德者,不特于茶,盖泉亦有之,故曰:有南方之禁泉焉。
 
      泉所旧有亭宇,历岁弥久,风雨弗蔽,臣子攸职,怀不暇安,遂命工度材易之。以其非品庶所得擅用,故名御泉亭。因论次陆羽等所缺,及采耆旧传闻,实录存之,以谕来者,庶其知圣德之至,厥贡之美若此。景祐三年丙子七月五日,朝奉郞试大理司直兼监察御史权南剑州军事判官监建州造买纳茶务丘荷记”。(《中国茶文化经典》第101页)    
 
      丘 荷:生卒不详。《北苑御泉亭记》为朝奉郞试大理司直兼监察御史南剑州军事判官监建州造买纳茶务丘荷于景祐三年丙子(1036年)七月五日记。
 
《北苑御茶园诗》全文:大德九年岁在乙巳,暮春之初,薄游建溪,陟凤山,观北苑,获闻修贡本末及茶品后先。与夫制造器法名数,辄成古诗一章,敬纪其实。建溪之东凤之屿, 高轧羡山凌顾渚。春风瑞草茁灵根,数百年来修贡所。每岁丰隆启蛰时,结蕾含珠缀芳糈。探撷先春白雪芽,雀舌轻纤相次吐。露华厌浥□□□,□□森森日蕃芜。园夫采采及晨晞,薄暮持来溢筐筥。玉池藻井御泉甘,灊瀹芬馨浮钓釜。槽床压溜焙银笼,碧色金光照窗户。仍稽旧制巧为团,铮铮月辗□□□。□□入臼偃枪旗,白茶出匣凝钟乳。骈臻多品各珍奇,一一前陈粲旁午。雕锼物象妙工倕,钜细圆方应规矩。飞龙在版间珠窠,盘凤栖碪便玉杵。万寿龙芽自奋张,万春凤翼双翔舞。瑞云宜兆见雩祥,密云应酿西郊雨。娟娟玉叶缀芳丛,粲粲金钱出圜府。玄稨作雪散瑶华,绿叶屯云纷翠缕。又看胜雪炯冰纨,更觌卿云下琳宇。上苑报春梅破梢,南山应瑞芝生础。寸金为玦称鞶绅,椭玉成圭堪藉组。葵心一点独倾阳,花面齐开知向主。寿无可比比璇霄,年孰为宜宜宝聚。溯源何自肇嘉名,归美祈年义多取。粤从禹贡著成书,堇荼仅赋周原月夭。尔来传记几千年,未闻此贡繇南土。唐宫腊面初见尝,汴都遣使遂作古。高公端直国荩臣,创述加详刻诗谱。迄今□语世相传,当日忠诚公自许。圣朝六合庆同寅,草木山川争媚妩。汝南元帅渤海公,搜讨前模辟荒圃。象贤有子侍彤闱,拥旆南辕兴百堵。丹楹黼座俨中居,广厦穹堂廓闳庑。清瀣迎风洒御园,红云映日明花坞。和气常从胜境游,忱恂能格明□与。涵濡苞体倍芳鲜,修治□□□□楚。谷羌躬率郡臣□,缄题拜稽充庭旅。驿骑高□六尺驹,□□遥通九关虎。悬知玉食燕闲余,雪花浮碗天为举。臣子勤拳奉至尊,一节真纯椎万绪。□□圣主爱黎元,常虑颠厓□□□。朱草抽茎醴出泉,□□□□报君父。欲将此意质端明,□□□□□□□。
 
      2006年6月25日焙前北苑御焙遗址合并于林垅山宋代北苑茶事摩崖石刻被国务院例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相关阅读